【观点】刑事辩护律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心态

发布时间:2020-07-18 15:13:00

事实上,做律师和刑事辩护毕竟只是一项工作。与其有一天把自己神圣化、自我合法化,不如认真地做好这项工作,少一些炫耀,多一些简单。

事实上,做律师和刑事辩护毕竟只是一项工作。与其有一天把自己神圣化、自我合法化,不如认真地做好这项工作,少一些炫耀,多一些简单。

因为我一直认为,律师的辩护只能在“有限”的范围内发挥作用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虽然很难准确预测案件的事实是什么,有什么证据,法律如何规定,当事人可能面临什么样的处罚,但很难像自然科学那样准确预测,但大多数经验丰富的律师基本上都能很好地估计结果。要获得无罪或从轻处罚的判决,前提是案件在事实、证据或法律适用上存在无罪或较轻犯罪的可能性。律师的辩护只会将这种可能性变为现实。如果没有辩护的余地,无论是大律师还是小律师,无论采用什么方法和技巧进行辩护,效果都会受到限制。

所以,当别人问我一个案子,问我能做什么,我能做什么。我的回答是肯定的。要看案件的事实和证据是否有辩护的余地,在法律适用上是否存在争议。当人们说某某能办到的时候,我通常回答说我没有能力和能力去开检察院和法院。如果我真的有能力、有能力超越事实、超越证据、超越法律,为什么还要如此努力地做律师呢?无论做什么职业,我都应该比律师挣更多的钱。

对于这样的心态和理解,有人会认为我是在自欺欺人,没有意识到律师辩护的价值和作用。我记得有一个年轻的律师曾经指责我一定是个失败的律师,我的案子没有取得任何效果,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消极和沮丧。也会有人认为我不能做生意。作为律师,你们都这么说。客户邀请你的原因是什么。

事实上,我也知道有些律师可以在个别案件中取得“有限”的效果。但我也相信,这不是通过防御,而是通过其他未知的手段实现的。这与律师的真正辩护无关。我想我说的是实话。

没有人是傻瓜。在如何审查和判断证据、如何根据证据认定事实、如何理解和适用法律等方面,都会产生一些分歧。但总的来说,有共同的原则和方法可以遵循,在本质上不会有区别。律师所能做的就是在有限的范围内争论。

_,发生纠纷时,为当事人争取合法利益。这是刑事辩护律师的核心责任,也是刑事辩护价值的体现。对此,我同意律师只承担法律真实的义务,不承担追求客观真实的责任。在律师看来,只有证据才能证明事实。至于客观事实是什么,律师不必在意,也不应在意。

二是在没有争议的情况下,以自己的经验和专长为当事人提供良好的建议和帮助,避免当事人失去法律原谅的机会。虽然诉讼不能改变案件的最终结果,但处理方式可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。这就要求律师以自己的经验和职业为委托人提供建议和帮助,避免委托人的不当行为,在处理错误时失去原谅的机会。

三是保护当事人作为人的基本权利,得失得失。律师的辩护是让委托人知道有人和他在一起,为他说话呐喊,有人的基本尊严,得到他应得的权利,受到惩罚。

需要进一步澄清的是,我的出发点不是轻视刑事辩护的作用,而是认为律师是非常重要的。它只反对刑事辩护的神圣化和无限的自我辩护。这种神圣化和自我合法化容易使人产生错误的心态,甚至造成归因错误。一旦遇到问题和挫折,他们不会从自己的角度去寻找原因,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制度和对手身上。

我曾思考并观察过为什么律师,特别是那些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,喜欢自我成圣和自我辩护。

首先,刑事辩护在整个制度和社会中还没有真正的包容和理解。刑事辩护律师的地位不高,权利得不到充分保障,容易被误解和侵犯。这样才能体现刑事辩护的合法性,提高刑事辩护律师的地位。

第二,刑事辩护律师的职业道德与公众普遍的道德观念存在冲突,即“帮坏人说好话”。这样,我们就可以减少内心的冲突,并在更高的层次上为自己的行为找到理由。

三是掩盖自己对商业利益的追求,通过理解和装模作样的方式获取更大的商业利益。如果你不自吹自擂,怎么能买到好价钱呢。

然而,无论是什么原因,我们都应该充分意识到这种神圣化和自我辩护的负面影响。

在神圣化的同时,我们必须贬低他人,让人们拥有一种律师,只有律师才能在诉讼中伸张正义,其他人则是一丘之貉,破坏了正义和法治。在自我辩解的同时,一定要对别人严格要求,对自己宽容,不能承受一点点不公,一切都是别人的错。这不利于消除检察官、法官和律师之间的冲突,相互尊重和理解。也让自己摆出错误的态度,把自己当成一个愤怒的小媳妇,面对不了职业所附带的艰辛和痛苦,整天抱怨这个那个。